瀏覽人數
5,166,461
2017
11&12
月號論壇主題
綜觀中共十九大
房子不是用來炒的:淺談居住正義在中國
林士清/台灣經濟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台灣)
丁酉岁(2017)仲秋,天朗气清,桂花飘香,一时天下贤士二二零八人与俱,集京师群贤殿,聆习总言。習總起,登,而白天下曰:
 
十九大,乃小康初成,風雲際會之際共襄盛會,其旨為:不忘初心,牢記使命,舉大旗,籌小康,取大勝,為興復華夏昌盛中國而不懈奮鬥。
 
去歲五載,極為不平。外遇財力疲憊、局部動蕩,內逢經濟常態,當斯之時,全黨穩中求進,迎難而上,開拓進取,統籌「五位一體」,協調「四個全面」,「十二五」已成,「十三五」開局,改革有大獲,現代化取大破,黨國大事別開生面,欣欣向榮。
 
在一年四季中最美、最舒適的秋季,全北京城暫停快遞、商家打烊、菜刀禁賣的不便下,舉世矚目的中共十九大在人民大會堂召開,習近平總書記在台上講述32,440字,台下2,208人、71次掌聲,不疾不徐地陳述與檢討過去五年的政績,將近210分鐘的演講不見太多疲態。十九大準備過程早從2016年10月中共的十八屆六中全會便開始啓動,籌辦過程中組織了59家單位,針對21個重點課題進行專題調研,80份研究報告形成習總書記講演的基礎。
 
當然,舉凡各種關於十九大的外語翻譯及政治解讀,筆者對於大陸網路出現「史記 十九大報告」(文言文版)的段子情有獨鍾,關於中國大陸日後政經發展走向,文言文版本恰如其分地透露中共十九大會議召開的精髓與幽默。筆者在北京看到習總書記演講實況轉播,對當中一句話比較有感: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房地產泡沫化是中共當局亟欲處理的難題,城市地區的高額房價已造成民怨與貪腐,居住正義在中國仍然道路艱辛。
 
中國大陸房地產資訊並不透明
 
由於政策影響,房市攀升,嗅到商機者借機囤積房源,開發商為牟利而聯合炒作,利用各種媒體宣傳慫恿大家買房,增大供應,進一步提升房價,轉手獲利,這一類的特殊投資行為被稱為炒房,最早是對溫州人投資行為的諷刺。炒房是中國市場經濟發展目前階段的產物,亦為投資客追求降風險及提升利潤的首要標的,但全民炒房的理性與結果,卻產生一級(北京、上海、廣州、深圳)、二級城市(各省省會)、三級城市(地級市)的房價飆升。
 
炒房集團會積極透過新聞炒作、散布、傳播等手段形成房價上漲的假象,造成虛假的供求不平衡,影響房地產市場價格,再通過房地產交易獲取利潤。這與房地產市場資訊不透明,缺乏必要的監管機制,導致居住正義的問題,正在中國大陸社會輿論聲浪也逐漸高漲,迫使習總書記在十九大會議上說出民眾的心聲:房子是拿來住的,不是拿來炒的!
 
地方政府為追求經濟成長助長炒房行為
 
房價高漲讓中國大陸也產生另類「四小龍」:廈門、合肥、蘇州、南京,四小龍房地產增值亦帶動其他二線城市的房地產潛力,甚至還超越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成為炒房行為的最新據點。地方政府賴以主動推動經濟增長,並獨立支配的只有土地的核心資源。炒房行為的產生,究其原因是一些地方政府,抑或身居幕後縱容投機炒作,土地開發權錢交易參與者成為不能說的秘密:球員兼裁判!中國大陸地方政府為追求自身經濟成長,利用土地開發政策成為坐地經營的炒房勢力。

炒房行為的產生是各個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地方政府絕對是中國炒房的核心組成部分,和開發商一樣是炒房中的贏家。試想,房地產膨脹得越大,地方政府的收益就越大,但開發的成本卻仍然是零,因為土地的減少、銀行的壞賬、資源衰竭等負面外部性,地方政府卻不用承擔最終責任。此外,筆者發現中國房地產聯盟哄抬房價的策略聯盟隱隱作祟,開發商與銷售商之間、銷售商與中介之間,製造虛假信息,相互聯手抬價,於是逐層加碼,促進利益共享。
 
限購政策無法抑制中國老百姓買房的決心
 
中共高層早已體驗到中國房地產已出現泡沫化的危機,在2016年12月16日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明確2017年中國房地產发展方向,强调要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稳健康发展,堅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標語,諸如北京、天津、蘇州、成都、鄭州、無錫、濟南、合肥、武漢、深圳、廣州、佛山、南寧、南京、廈門、珠海、東莞、福州、惠州、佛山、上海等地方政府推出「限購買」、「限貸款」、「管控過當的銷售行為」等,但對壓制房產價格飆升的情況影響有限,逼得中央得祭出更嚴厲的打房手段。
 
然而,打房措施無法抑制中國民眾買房的決心和毅力,特別從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老百姓認為中國經濟主要靠房地產,房地產不能崩盤是諸多購房人堅定買房的最大理由,即使未來房價下跌,幅度也有限,是相對最為保值的資產。但弔詭的是,政府作為始終是作為房地產高漲最大的受益者,因為是受益者,在穩定房價等工作中就無法堅定的執行國家的一系列指令,對房價的上升或明或暗的起了包庇的作用,繼而给炒房行為提供了政治温床。
 
看中國怎麼實現居住正義
 
日本房地產在80年代末期崩盤,全國樓市在1992年同時陷入跌勢,不少城市的房價跌幅超過60%,是導致日本經濟陷入低迷的主因。北京當局在打房的壓力下似乎陷入政策兩難,倘若打房力道太重,難保中國房地產經濟會陷入日本80年代末期房地產泡沫危機,衝擊經濟成長的能量,但不採取打房打房措施會造成民眾抱怨,影響政權統治的穩定。筆者倒是建議中國大陸可仿效美國訂定「住宅法」,讓生產讓每一個家庭都有支付能力購買的住房,成為居住正義的法源依據,熟悉馬克斯主義論者應當合理的居住空間有更深刻的堅持,畢竟「居住正義」一詞最早起源於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的著作「論住宅問題」,不可視而不見。
 
作者簡介
Author Intro
林士清/台灣經濟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台灣)
林士清(祖籍廣東平遠,生於台北),現職為台灣經濟研究院助理研究員,學術領域為組織行為、政策分析、國際政治經濟學。畢業於國立臺灣大學政治學系國際關係組&中國大陸研究學程、國立臺北大學公共行政暨政策研究所,現就讀北京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博士班。著「從國家與社會關係析論ECFA簽訂之議程設定模式」,評選為兩岸交流貢獻獎年度最佳論文。時常有感華人世界仍無法擺脫製造業思維的包袱,重視有形財富,忽視無形價值,年輕人應自主建立一套世界觀及哲學觀尋求安身立命的基礎。
轉寄好友
Forward
聯絡我們
Contact us
我們誠心歡迎更多的筆陣一起來為兩岸三地的議題發聲
本次更新時間:2015年1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