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人數
8,404,827
2012
08
月號論壇主題
兩岸怎麼看東海、南海爭端
東海與南海:中間線外的台灣
包淳亮/中國科技大學助理教授 (台灣)
 
    雖然中國在東海和南海,與諸多國家有著專屬經濟區與島礁的主權爭議,但形勢似乎是中國首先確定了「中間線」,以保證中國的最低利益,並且在中間線外再與爭議國協商共同開發。許多中國人囿於過往僵化的領土、領海概念,還沒有意識到中國政府其實正逐步推進著一個穩紮穩打、穩贏不輸的海洋大戰略。
    說穩贏不輸,背景是起點極低、存在感極微藐的過往。釣魚島固然是長期在美國、日本的控制之下,南海諸島周邊各國在1970年代後期搶佔島礁之際,中國大陸也才剛走出文革,未能及時制止。在汲汲於改革開放的現代化大事業之際,大陸能在1980年代到90年代中葉,以較小代價佔據永暑礁、赤瓜礁、美濟礁等幾個島礁,也算是將功折罪。隨著蘇聯崩解、中國陸地安全的的鞏固,以及經濟的快速發展,中國已有更強的意願推動一套符合中國利益的海洋政策,以伸張國家利益。
    在東海,中國的利益直接涉及國土安全。例如日本的防空識別區和飛航情報區,比起兩國的「中間線」還要偏西大約100公里,其中防空識別區最近處距離浙江海岸僅約百餘公里。過去中國僅能守衛領土,現在國家開始強大,當然不會繼續接受強鄰空防壓境的現實,相反的,如同希望中國的大陸架能延伸到沖繩海溝,會希望將中國的防空識別區也擴大到沖繩海溝。海溝西側是數億人口的中國經濟重心,東側是人口百餘萬的琉球列島,中國希望更大的安全感是合情合理的,且在依據海洋法劃定經濟海域時,此點也常被納入考量。
    近年大陸已在中間線以西開採石油,並使日本難以對爭議海域進行開發。大陸曾希望能與日本共同開發日本認定的東海中間線以東到沖繩海溝之間的爭議海域,甚至在2008年還曾允許日本企業參與中間線以西的春曉油氣田的開發,但日本濫用了中國的善意,以致於此一合作的機會在政治上已變得非常困難。長期來說,中日雙方無論要在爭議海域合作開發,或劃定海域,都難以繞過釣魚島的主權歸屬,因此中國要以對釣魚島的巡航來打斷日本對釣魚島的實質控制,雙方角力不可避免。由於東海兩側的人口差距懸殊,中國的發展意味中國部署的軍事力量將大幅超越日本,大陸的巡邏機與海監船將會愈來愈頻繁的跨越釣魚島、逼近沖繩海溝,逼迫日本尋求妥協。
    在南海,越南呈S型的地理形貌在北緯12度突出於南海,使北緯12度線隱隱然成為區分南海北部與南部的分界線,或可稱南海中間線。南海北部僅有西沙群島有少數島礁可以居住,且已全數為中國所控制;倘若以西沙群島及黃岩島為領海基點畫定200海浬專屬經濟區,則其南緣亦約為北緯12度。中國早自1999年即開始推動南海伏季休漁制度,逐步確立對南海北部的行政管理;若能確立黃岩島的主權歸屬及島嶼地位,中國在北緯12度以北的權利主張或許就不會遭到嚴重的挑戰,為此不能排除不久的將來中國在黃岩島建設據點的可能。
    北緯12度線以南的海域,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汶萊、印尼等國皆有一定主張。過去中國人對南海九段線的意見包羅多樣,現在主流意見已是線內島礁的主權屬於中國所有,中國將遵守海洋法、以這些島礁為基點畫定領海與經濟海域。但南沙群島的多數島礁並不在中國的實際控制之下,而且中國大陸控制的多數島礁並不具有作為基點的資格,考量與東南亞國家長期和睦共榮的外交大方針,加上距離中國本土較為遙遠,軍事投射力量受到限制,在解決爭議遙遙無期的情況下,中國乃誠心接受擱置爭議、共同開發。不過隨著「海洋石油981」鑽井平台和「海洋石油201」深水鋪管起重船的投入使用,中國自2012年開始可自主開發水下3000公尺深的油氣田,因此與南海周邊國家進行合作開發時,若能確保以中國技術為主導,就會同時給予中國相關產業鏈持續發展的動力。至於美國所謂的航行自由則被大陸學者批評為假議題,因為中國人並沒有打算限制他國在南海的航行自由。
    相對於中國在東海求取合情合理的安全與經濟利益,在南海南部則是經濟利益為重,安全議題較不突出。至於台灣在東海與南海雖可扮演重要角色,但似乎並未能明確安全與經濟的利益何在。在東海,釣魚島對於整個中國來說都是台灣的附屬島嶼;大陸固然可以從福建投射武力到釣魚島,今年新完工的水門機場即顯示大陸方面的積極作為,但若台灣不惜以對釣魚島主權的實質放棄來尋求與美國及日本的同盟關係,則在中日爭奪釣魚島的過程中,台灣即可能成為干擾大陸作為的負面因素;反之,若支持整個中國對釣魚島的主權,可以獲取相關的開發收益,但無疑將與美日漸行漸遠。而在南海,台灣佔有中間線以南最大的島嶼太平島,是短期內中國人可用以投射力量的最佳據點,也是劃定海域時的重要基點,但相對於大陸在填造出來、面積不到一公頃的永暑礁上派駐約兩百人,台灣在南海最大的太平島上僅有一百餘人,顯得輕忽且奢侈。
    對於有爭議的領土,就像在南海,各國一旦占有,不僅立碑,且通常派駐軍隊;一旦駐軍,他國往往必須付出血的代價才能轉移主權的歸屬,因此難以輕舉妄動。以日本國力之強,卻未在釣魚島駐軍,雖有諸般考量,但無疑也讓中國人更有意願恢復對釣魚島的控制。相對於此,中國對於北緯12度以南、面積約82萬平方公里的南沙群島及其海域,難以「快刀斬亂麻」,必然走向以我為主的合作開發。兩岸中國人在東海與南海的利益已非常明晰,手段也日趨多元,相對於此,美國還將試圖限縮中國的擴張;按照卡普蘭(Robert Kaplan)的說法,台灣是美國束縛中國海權的「海上長城」最核心、最高聳的警衛塔,倘若台灣納入中國懷中,則這個「緊身衣」就會被切斷。問題是,長城是否終有傾頹的一天?
End
作者簡介
Author Intro
包淳亮/中國科技大學助理教授 (台灣)
現職 中國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助理教授
學歷 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博士
轉寄好友
Forward
聯絡我們
Contact us
我們誠心歡迎更多的筆陣一起來為兩岸三地的議題發聲
本次更新時間:2015年1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