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人數
7,101,267
2013
04
月號論壇主題
兩岸四地新世代如何彼此理解
兩岸四地新世代如何互相理解
李志德/資深媒體工作者 (台灣)
這個題目,「兩岸四地新世代如何互相理解」,乍看之下是一個要筆者這種「六零後」、「五零後」,甚或「四零後」提筆,給現在的「九零後」,甚或「零零後」的年輕一輩一點意見的命題。
但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這其實是一個面向「六零後」、「五零後」,甚或「四零後」的題目,因為兩岸四地的新世代,未來將如何相互理解,很大程度取決於我們成年人,將要,或者正在為他們形塑什麼樣的環境。
最近一則新聞,讓筆者看得冷汗直流:
「前總統李登輝昨受邀至中興大學演講,暢談「何謂台灣經驗」,來自大陸華中師範大學的羅姓陸生舉手發言,現場出現「噓」聲;另名黃姓陸生追問李登輝對「噓」聲看法?李叮嚀台灣學生:「心胸要寬一點,態度好一點,釋出民主善意 !」
這則報導,刊登在三月二十三日的聯合報。但新聞一刊登,隨即就有當時在場的學生在臉書上反駁。強調羅姓大陸同學並不是一開始就被噓,而是因為三次以「地區領導人」稱呼李登輝前總統,才遭到聽眾開汽水。
從這一段現場視頻看來(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embedded&v=gBZg8x6avpQ),雖然不知道羅姓陸生是不是「一站起來就被噓」,但很明顯的,不滿的噓聲是來自於他使用的「地區領導人」這個稱呼。
視頻裡同樣可以很明顯地看到,儘管發言時遭到噓聲,但羅姓陸生還是問完了問題,還和李登輝進行了一輪對話。隨後發言的另一位陸生也是如此。
(可以參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pgunuXRLlA
這一則新聞之所以讓人冷汗直流,是因為早在設計、規劃開放陸生來台的階段,就有陸委會官員私下表示憂心,怕的就是這一類的政治意識型態激烈碰撞,恐怕將因為一件小事,引發難以收拾的後果。
想像一個場景:如果當天演講中,李登輝不是以自身的號召力,要台灣同學「心胸寬大一點」;而是訴諸極端的族群對立,抓住羅姓陸生的提問方式,高呼「這就是中國的打壓,這就是台灣人的悲哀」。接著,或許在會後,有台灣學生開始和他理論,接著會怎麼樣?這起風波要怎麼收場?
再進一步,如果筆者所想像的最壞的情況真的發生,九年來回暖的兩岸關係,會受到怎麼樣的重擊,實在讓人不敢想像。這一切,都人想到在一九九六年逆轉了當時的兩岸關係的千島湖事件。
舉政治為例,不只因為它是兩岸四地關係中,最敏感的部分之一;也因為一個年青人對政治的認識,至少是最初的認識,幾乎完全來自於學校的教育,而教育,又恰恰反應了執政者的意識型態。
為什麼中興大學那位起身發言的陸生,需要有意無意地強調李登輝是「地區領導人」?亳無疑問是他受的教育使然。在他到台灣之前,一直以來的教育告訴他,中華民國已經隨著一九四九年國共內戰的終結而終結;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也是中國政府尚未收復的一個省。但沒有人提醒他,這只是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律體系推衍出的一種政治宣示,可以是未來的目標,但絕非現實。
現實的情況是:台澎金馬地區存有一個有效運作的民選政府,延續著一九一一創立的中華民國,迄今國祚未斷。這是這塊土地上絕大部多數民眾認知的現況,而依照這樣的認識,李登輝是中華民國總統,而非某一個「地區」的領導人。對於這樣的認識,那位陸生即使現在不盡認同,期待未來有所改變,卻也不需在當下挑釁。
但他就是出言挑釁了,而且差點釀成巨大紛爭。但這是他的錯,還是教導他政治、歷史知識的我們這班「六零後」、「五零後」甚至「四零後」的錯?
大陸與台灣關係如此,和香港也一樣。前些日子,一個同樣牽涉到國族認同的議題,「反國民教育」,在香港引發軒然大波。
「反國民教育」由香港一群年輕的中學生發起、領導,當時的行動論述,同樣引起一陣論辯。一部分大陸青年不理解為什麼要「反國教」,同樣是長年的教育和生活體驗,讓他們認為課程指引的內容並沒有什麼值得非議的部分,例如「學生以成為升旗隊的隊員、內地交流團代表而感到光榮。」至於「看到國旗感動流淚」,也理所當然。
但對於在嚴謹法治下受教成長的香港青年而言,只有「公民教育」而沒有「國民教育」;對「愛國」兩字的實踐法門,更是和內地大不相同。對香港青年而言,要「愛國」,這個國家必須先「值得被愛」,而一個值得愛的國家,首先要保護每一個公民的基本權利:參政權、受教權、人權、自由權...等等等等,統而言之稱為「普世價值」。如果執政黨的施政綱領做不到這一點,或者執行的官員陽奉陰違、侵害了人民的權利,則公民該做的,是監督、反抗而非盲目服從。
在反國教期間,兩派觀點並沒有像在台陸生面對李登輝那樣子實際發生尖銳碰撞,但確實曾經隔空交鋒。但如果把視界再往上拉開,可以發現針對「反國民教育」的爭論,只是近十年來中港矛盾加深激化的又一個鮮明例子。其它的,從早一點的「雙非孕婦」到最近的「限帶奶粉」。乃至於幾乎被和「港獨」劃上等號的「 香港城邦自治運動」。中、港的矛盾正在持續惡化,而在這樣的氛圍裡長大的中港兩地的「九零後」、「零零後」,會如何彼此認識、相互看待?同樣不堪設想。
回到主題:「 兩岸四地新世代如何互相理解?」筆者的答案是,他們如何彼此理解,取決於他們接受的教育和反省自身,理解他人的能力。為此打造一個健康的環境,責任不在他們,而在於我們。但現下的情況,實在令人難以樂觀看待。
End
作者簡介
Author Intro
李志德/資深媒體工作者 (台灣)
目前任職於外籍媒體
曾任:聯合報政治組、大陸新聞中心記者
蘋果日報大陸中心記者
轉寄好友
Forward
聯絡我們
Contact us
我們誠心歡迎更多的筆陣一起來為兩岸三地的議題發聲
本次更新時間:2015年1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