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人數
7,922,633
2013
06
月號論壇主題
兩岸四地公民社會與社區發展的展望
台灣應尋求美中支持,發起亞太各國會成立「南海和平論壇」
林健煉/資深媒體人 (台灣)
猶太人在哪裡,以色列的國力就在哪裡;北韓飛彈打到哪,朝鮮的談判籌碼就在哪;台灣漁船開到哪,海上提款機就在哪;實力、智慧與分享終究才是維護主權、確保利權最有效的武器!」
 漁船命案引爆台灣長年遭國際欺凌積怨!
1971年被排擠出聯合國後,台灣淪落為世界孤兒,時遭欺凌、打壓;儘管如此,卻無損台灣的友善與慈悲,祇要不被政治干擾,任何國際重大災難,第一個出現於現場慰助災民的,往往都是台灣的慈善團體。 
2004年南亞海嘯、2005年巴基斯坦地震、2008年中國汶川地震和緬甸那吉斯風災、2010年海地地震、中國青海地震及巴基斯坦百年水災,2011年東非乾旱與日本東北大地震及2013年四川蘆山地震,台灣的關懷始終沒有缺席,除了現場救難慰助,幾大災難捐款更是全球數一數二。
然這個世界乖寶雖不時散發慈悲大愛,卻也身心佈滿國際現實、醜陋與邪惡的創傷。
尤其二戰後依法歸還中華民國由台灣接收之分屬西、中、東沙和南沙的159個南海島礁沙洲,不幸在國共鬩牆的冷熱戰期間,紛遭鄰國強佔,非但廣大海疆嚴重流失,30多年來連所獲有限的漁權也蕩然無存。
「廣大興28號」遭菲律賓海防隊追擊槍殺致死,類似事件曾發生多起,這次驟然爆發為跨漁權、人權、主權及外交、內政、國防與兩岸風波,令人錯愕但也不意外,可視為台灣人民對長期遭受不公不義的大反撲!
台灣四面環海,200浬經濟海域實施後,與鄰國嚴重相互重疊,惟因外交慘遭圍堵,一直難與各國進行漁業談判及合作;因此祇要一出港在傳統海域捕捉迴游性魚類,時被以「越界」或「入侵」罪名逮捕、羈禁、罰款、洗劫、沒入、凌虐、勒贖…,若所不從,企圖逃命則遭追殺。
由於台灣漁民選票少且皆屬社會最底層,涉外糾紛錯綜複雜,政府與民代往往不願介入協助,漁民通常祇得被迫透過掮客私下解決;無形中鼓勵鄰國不肖官員將台灣漁船當成「海上提款機」,次數頻繁後,受害的台灣漁民反落得被國際媒體指責「貪婪」、「惡名昭彰」。
「廣大興28號」血案事發初期,台灣政府企圖低調處理,怎料中國外交部與國台辦卻在第一時間殺出程咬金「強烈譴責」,消息經網路、電視廣為傳播後,馬總統眼見群情激憤,立場被迫轉趨強硬,隨後更撂下「絕對不善罷甘休」狠話。
尚處民主發展初期的台灣,朝野對立可謂常態,這次卻難得立場一致,民意更高達88%支持對菲討回公道,不幸馬政府步調紊亂,先是過軟,後又過硬,硬中又乏謀略、節奏與緩衝,終致騎虎難下,搞得滿面全豆花。

 馬英九過度忽略台灣扮演對美戰略價值!
大陸評論認為,馬英九至少犯了四項錯誤;首先,錯估了自己在美國人眼中的戰略價值;其次,主動放棄了可借助與依仗的大陸力量。第三,在制裁問題上的出牌手法技巧不夠。此外,對台灣的後顧之憂也預估不夠。
馬英九上台後為與中國改善關係,改採「外交休兵」路線,方向基本正確,惟休兵中卻乏配套與彈性,五年下來外交體系逐漸癱瘓,甚至因恐生事而淪為「外交休克」,應變無能。
不論有無邦交,台菲皆是美國的盟友,但差別在於菲、美簽有共同防禦條約,且美軍在菲國租有二個重要海空軍事基地,對圍堵中國的「亞洲再平衡」具深度意義。 台灣以護漁為名,出動海巡船在菲國門口示警,尚符情理,惟若出動艦機開火軍演,則等同在挑戰「美菲共同防禦條約」,這也是美國不得不私下約束台灣的主因。
陳水扁時代,過度迷信台灣對美國的戰略價值,一再衝撞美國立場,終致惹惱布希;馬英九上台後則過度忽略台灣對美國的戰略價值,因而被定調向中國傾斜,以致「廣大興28號」事件,台灣人民未能感受美國在第一時間的正義,一度出現反美聲浪。
事實上,美國未及時表態,主要認係「非軍事衝突」,其次是獲得之訊息有限,在正式調查報告未出爐前,不宜過早選邊站,完全合乎外交原則。 真正的癥結正如大陸評論所言:台灣政府「在制裁問題上的出牌手法技巧不夠」!
首先是事發翌日受害漁船即返台,相關部會卻未能將未有衝撞痕跡卻彈痕累累船體、遇害船員驗屍報告,以及船隻航行衛星定位圖等有利證據,快速蒐證作成完整報告後於第一時間召開國際記者會「讓証據說話」,任由菲國官員以「越界入侵捕魚」、「衝撞公務執行後逃逸」、「派特使道歉遭拒」等先發制人,操作抹黑誤導國際媒體台灣蠻橫無理,導致台灣「吃虧變理虧」,「被害變加害」的荒謬,冤屈莫辯。
其次,菲國外交深受民族性影響,效率與誠信長年頗受國際蜚議,然「廣大興28號」事件台灣外交體系卻過度相信菲國善意,致後續發展隨著對方出爾反爾,激怒全國後手中持牌憤而盡出,對方卻耍賴不理,以致該贏未贏,不該輸卻輸。
外交折衝講究技巧最忌領導人魯莽衝撞!
依國際外交手法,涉及人命事件,政府除需在第一時間適度表達強硬立場外,同時也應進行檯面下的溝通與談判,並針對各種談判結果之可能擬定不同的對策;若非制裁不可,也應有節奏,最忌好壞牌一次全殺,落得無牌可打,反讓自身陷入困境。
馬英九祭出道歉、懲兇、賠償與漁業談判四項要求,這是最基本條件,任何國家領導人都不會跳脫此範疇;至於即刻停止菲傭來台與旅遊出團,也是手段正確,縱有局部自損也得忍受。
倒是外交部拒絕裴瑞斯特使求見,有違「兩國交戰,不斬來使」原則,也讓法務部隨後派往菲國調查團,同樣吃了閉門羹,無功而返既延宕調查進行,更為事件火上加油。

過度熱心卻有失立場而遭萬箭穿心的外交部長林永樂,拒見特使有其不得已苦衷,但較妥適的作法則是應安排其與立法院長見面,既能清楚對方將如何交代,也可表達政府與人民的立場,同時又不落人話柄。
碰了一鼻子灰的裴瑞斯,返回馬尼拉後卻不斷放話抨擊台灣,同樣有違外交家忍辱負重精神,後續談判再請他也就免啦!
外交折衝講究技巧,有時若能私下套招,雙方皆有台階可下;以道歉來說,正在氣頭上的台灣,非得艾奎諾立即道歉不可,然身為菲國總統又正逢大選,且台灣尚未提出有力證據,雙方也未完成調查報告,艾奎諾若輕易道歉,一但事實反轉,豈不釀成國政危機。
因此當時艾奎諾最好的方式應是親自打電話給馬英九,除了表示遺憾及對遇害者的慰問外,同時也保證若調查完成證明菲國官員有所過失時,他會正式致歉,現階段就請接受特使道歉;至於如何對外解說電話內容,各說各話皆無妨,反正實際談話祇有二人清楚,如此雙方對內皆好交代,對外則可暫免危機升高。
這起事件純係海防隊責任,非屬國務錯失,艾奎諾實應理性面對,避免無謂的犧牲,畢竟台灣還有殺手鐧未出,真要討公道,可就沒完沒了。
隨著證據陸續湧現,「廣大興28號」真相逐漸清晰~整起事件正朝「菲國官員越界,涉嫌擄船未遂憤而以密集火力槍擊致死」發展;國際間逐漸了解來龍去脈後,也相繼聲援台灣,菲國亦漸鬆軟立場,雙方在美國技巧性斡旋下,漸朝正面發展;祇是最後事件就算圓滿解決,但兩國間因雙方領導人莽撞造成的裂痕卻也非短時間可彌補,除非在後續之漁業或經濟合作談判,能達成互惠雙贏的共識。
 靈堂氛圍中扯「一中原則」成票房毒藥!
至於所謂「馬英九主動放棄可借助與依仗的大陸力量」之說法,卻也不盡然。
馬英九首任總統期間「反日、離美、親中」立場逐漸被識破後,二度連任時對於美中關係的平衡,即戒慎恐懼,尤其他的任期還有三年,目前經濟表現一踏糊塗,民調低迷不堪之際,中國卻猴急逼談「和平協議」,不啻強人所難。
「廣大興28號」命案中國適時跳出伸援,本係好事一樁,但卻未事先知會,讓原本想敷衍了事的馬英九,被迫態度轉硬,立場頗甚尷尬。
再說,中國外交部與國台辦第一時間強烈譴責菲國,台灣人民原本暗自叫好,惟其後一中原則端出,形同在傷口撒鹽,馬腳露出後票房盡失;而不服輸的菲國揚言向中國道歉,對台灣來說簡直是在屍首上舔血,更令人怒不可遏。 強調「台灣是中國一部份」的「一中原則」,一般台灣人很難接受,特別是在人命關天,遺體還屍骨未寒躺在靈堂之際,操弄政治議題,嚴重觸犯台灣「人死為大」之禁忌!
馬英九再怎麼跋扈頑強,眼看命案被披上「一中殮衣」,避之都唯恐不及,哪還敢兩岸聯手懲治「菲」徒! 就算基於民族大義,胳臂朝裡彎要幫台灣討公道,最好的方式就是將火力強大的中國海巡船隊開往菲國領海邊緣助陣,而非等著焦頭爛額的馬英九開口討救兵。
從歷史長河觀之,分分合合有時係宿命,故而統獨既係百年大業,就不必急於一時;胡錦濤雖訂了個對兩岸皆是雙面刃的「反分裂法」,但其任內畢竟長期務實推動兩岸的經濟與文化交流。
習近平上任才半年,還沒看到紅蘿蔔前,實在不必急著政治突破;果真要在兩岸方面立德建功,那麼台灣原有廣達250萬平方公里,遭鄰國強佔的一百多個南海島礁沙洲,友善台灣,增進兩岸共識就是最好的揮灑舞台。
取回被強佔島嶼,一是直接以武力奪回,但這不符合目前國際現實的約束;二是藉衝突爭端如黃岩島趁機盜壘成功;三是支持台灣透過國際法庭正式取回;最後則是兩岸相互默契,與相關國家達成「擱置主權、互惠和平、共同開發」原則,資源分享。
南海爭端若單從國家主權或軍事較勁著手,歷史恩怨永無盡日,一勞永逸方式就是服膺羅斯福總統《大西洋憲章》,像英國、挪威與荷蘭合作日產600萬桶的北海油田一樣,兩岸聯手與相關國家共同開發,方是正道。
打造和平論壇成智慧與分享最好的舞台!
當然一時間要擱置主權進行合作並非容易,但至少可從經濟價值較低、情況較單純卻衝突最多的漁權與漁業合作開始,進而再談如石油、油氣等資源共享,最後才解決主權問題。 南海的長期經濟利益,遠勝兩岸短期政治利益,何況還涉及中國最常強調的民族大義;不過中國卻總是將台灣排除於國際舞台外,兩岸要擱置爭議真誠合作面對南海問題,或許比跟其他第三國洽談還難。
就國際現實而言,台灣雖居外交弱勢;但從歷史、法理與事實來看,台灣卻佔據最有利地位,台灣的存在,有利於南海的和平與穩定;台灣不容在南海社群中缺席,所以應朝不具官方色彩的國會著手,先尋求美、中的理解與支持後,邀集南海亞太各相關國會共組不涉及主權資格的「南海和平論壇」,以監督、協助各國政府的南海政策、調解南海的紛爭,並訂立共同合作開發的最高方針。
固然外交談判的實力,基本上都在砲彈的射程內,但除了實力,智慧與分享同樣是維護主權、確保利權最有效的武器;「南海和平論壇」或可成為南海各國智慧與分享最佳的舞台!
End
作者簡介
Author Intro
林健煉/資深媒體人 (台灣)
台灣大學法學院商研所企經班結業(企業經理班~EMBA前身)。
曾任:21世紀出版社總編輯、財訊雜誌創辦總編輯、自由時報總編輯、副社長、台灣電視台監察人、東森電視台董事、民眾日報發行人、東森媒體集團副秘書長、新新聞周刊社長兼總編輯。
轉寄好友
Forward
聯絡我們
Contact us
我們誠心歡迎更多的筆陣一起來為兩岸三地的議題發聲
本次更新時間:2015年1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