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人數
7,811,441
2013
06
月號論壇主題
兩岸四地公民社會與社區發展的展望
像公民一樣的參與
蔡博藝/年輕作家、淡江大學日文系學生 (大陸)
 何為公民參與?在我的概念裏,公民的權利從來就不只是教科書上條列出來的政治權利。公民參與也不只是選舉和被選舉而已,其所代表的更多的是一種對於社會公共事務的責任感和使命感。像公民一樣的參與,是維繫社會公平正義最可靠的基石,是傳承歷史文化最活躍的因素,是理性討論溝通的最有效方式。
公民參與,這個復合詞彙是我在大陸讀高中時開始出現在我字典裏的。它究竟濫觴於何處,我已經忘記,但有一點能確定,它來自於書本。而這個詞彙真正變得具體而鮮活則是當我來到台灣之後,在這片土地上一次又一次的親眼見證才讓我感覺到它是那樣的生機勃勃。
如果說公民參與的啓蒙來自於書本,那麽成長則來自於生活。
2012年,台灣大選年。我從20119月來到台灣開始,一直到20122月,經歷的周遭,差不多都是選民參與,一切的一切都要和政黨藍綠挂上鈎。直到紛紛揚揚的選舉告一段落之後,我才有機會看到比較純粹的公民參與。對我來說,這其中的關鍵莫過於發生在20123月末的台北文林苑強拆風波。
在那次的強拆中我看到了很多人自發的站出來為了素不相識的一戶人家擋拆擋警察擋挖土機。雖然最後沒有擋住家園倒塌成廢墟,但是他們的行動卻在我心中筑起一座里程碑,從這裡開始,公民參與這個詞真正走進我的生活。
在公民參與當中,學生永遠是不能缺席的重要角色。在大大小小的社會議題中,最活躍和最具有行動力的一群人一定是學生。從反媒體壟斷中“不禮貌”的陳為廷到香港反國民教育的黃之峰。站在第一綫的學生永遠是最不怕衝撞社會陳規舊俗和虛僞權貴的公民。他們善用網路平臺串連和行銷議題,讓更多的人能關注到這些不公不義的事情,引發全民討論。
學生們無疑是公民參與的先鋒。但在一個議題裏需要有衝鋒陷陣的前哨,也需要其背後有力的支持力量,而財力相對充裕的公民團體不但是先鋒們強大的後援軍,更是維繫社會正義的中流砥柱。
台灣農村陣綫,集合了一批關心台灣農村的農民、農村工作者、NGO、媒體工作者、學者、作家、法律專家、工程師、藝術家和學生。他們關注土地正義和農村的永續發展,全台大大小小的農村議題都能看到農陣的身影。而農陣的起點,是一部法規
2008 12 月,台灣立法院無預警地一讀通過《農村再生條例》,從研究《農村再生條例》開始,來自不同領域的人們組成讀書會,參與各地農地徵收自救會、走入農村作田野調查,並且在網路上開始發起串連,推動政府正視台灣的農村發展,農業生產與農民生計。
2010717日,農陣與各地反徵收自救會、農民團體、台權會共同發起「土地正義/圈地惡法立即停止」的凱道守夜行動,堅定與農民站在一起,反對浮濫土地徵收。此次行動為台灣農運史上第一次農運、社運自主串連,並提出「停止圈地惡行、立即修法、召開土地與農業會議」等三項訴求,要求政府積極回應。當夜共有3500位農民和各界聲援的團結在凱道上夜宿,超過三萬人次透過網路即時關心現場情況。
在有當事人的議題中,學生和NGO都是來自外界的支援力量,而更重要的,則是事件當事人的參與。這些當事人,很多都是被動的捲進事件當中,他們是最直接的受害者。有些人選擇沉默,有些人則站出來抗爭。
華光社區,臺北市的老舊社區之一,早在日據時代,這裡就住著很多貧民。當國府遷台后,華光社區湧入了大批的基層公務員搭建自己的住所。那時的華光社區,被軍營和監獄包圍,是沒有人要住的貧民窟。可誰曾想到,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老舊不堪的華光社區不知何時起成為了臺北地圖上的精華地段。而除了圖紙上的條條框框之外,框在華光居民身上的是侵佔國有土地的罪狀和高達千萬的罰款。
很多人在接到法院的傳票后,默默的拆掉了自己的房子。他們被政府冠以“認錯態度良好”暫時放過。而那些站出來抗爭,拒絕迫遷,要求妥善安置的住戶則面臨更爲嚴峻的情勢。他們不但要面對更高額的罰款,不斷的威脅恐嚇,還要面對隆隆而來的挖土機。甚至是學生擋拆時,來擡人的警察們的加班費也要算在這些“不順從”的住戶頭上。

但還是有人沒在怕,沒讓那些為他們發聲的人們失望。3.274.24,兩次的華光強拆的前夜,被迫遷戶們為聲援者們蒸煮饅頭,打包牛肉面。給予他們最溫暖的支持,這是一種簡單而意涵深厚的回饋,是在傳遞一種信任的力量。當事人與聲援者的互信,是抗爭中最核心的部分,只要這根基沒有動搖,再大的狂風,大樹也能屹立不搖。
而公民的參與不僅僅體現在站上街頭,反對強權和不公不義上,也體現在社區的營造上。台灣的社區大學遍佈全島,是在地聯結的重要紐帶。社區大學裏開設各種各樣的課程,多偏向于豐富生活與心靈的課程,也會定期邀請各個領域的專業人士來演講。為在地居民終身學習提供了良好的條件。
除了社大,居民們自發成立的愛鄉組織也是公民參與的重要部分。
位于淡水義山里的蔡家村,是淡水當地相當重要的民間組織。這個片區居住著同宗族的蔡姓人家。蔡瀛先生是我最熟悉的蔡家村人,這位已經上了年紀的老人是淡水的活地圖和會説話的地方志,一講起淡水的事情,就停不下來。老人世代生活在這裡,對於自己生活的地方更愛護有加。在淡水蔡家村的活動室裏,墻上挂著他精心收集的照片和已經成爲古董的地契,還有很多節慶時用到的樂器,而更多的是擺放在櫃子裏的當地的植物標本。多虧了他的細心經營,我才能聽到和看到那麽多有關淡水的風土人情。他為當地歷史的傳承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除了站上街頭和參與社區營造之外,社會議題的溝通與討論也是公民參與的重要途經。
在臺北的很多咖啡館和書店裏,活躍著大大小小的思想沙龍。不論是政治、經濟、宗教、哲學還是藝術,每天都有不同的沙龍在這個城市裏舉行,來自社會不同層面的人們相聚在一個小小的空間裏,討論不同的議題,擦撞出各種各樣的思想火花。
今年的一月,在位於臺北邊陲的淡水,淡江的幾個學生成立了一個名為淡江大學五虎崗社的社團,效仿沙龍的形式,在校内推動社會議題的討論。一學期下來,討論的内容涵蓋了環境、媒體、勞工、廢死和社會參與等諸多面向。聽衆從最初的五六個,到現在的十倍之衆,我看到的是越來越多的同學願意來了解社會議題,願意理性的討論問題,這本身就是一種難能可貴的公民參與。
關注、知道和參與是完全不同的三件事。這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參與,參與是讓想象變為現實的開始。而公民社會的建立和發展,一定離不開公民的參與。
台灣有相對完整的民主機制,為公民社會的形成提供了空間。回望大陸,我們從小的教育裏只有人民沒有公民。我們的公民社會才剛剛起步,並沒有很多層面的公民參與渠道,而且還會時常面臨各種奇怪的理由來制止我們的參與。正因如此,我們才需要更強大的公民社會來抵擋非公民的對待。
令人欣慰的是,公民意識的覺醒,讓越來越多的人有了公民參與的可能性。網路2.0時代的到來,讓資訊傳播的更廣更快更深入,人們也已經不止停留在微博上討論熱門的社會事件,而是願意站出來,以實際行動來實現公民參與,而這也必將促進民主化的進程。雖然前方阻力重重,但來自公民參與的力量也勢不可擋。
我們每個人都是社會的一份子,我們都需要像公民一樣的參與。公民參與可以讓我們的社會少走很多彎路,讓生活在這個社會裏的人更有尊嚴和幸福。
End

作者簡介
Author Intro
蔡博藝/年輕作家、淡江大學日文系學生 (大陸)
蔡博藝,1992年生於甘肅蘭州,11嵗後隨父母遷居浙江湖州。2011年第一屆赴台陸生,就讀于淡江大學日文系。2012年11月在台出版《我在台灣,我正青春》,獲選亞洲週刊2012年度十大好書,大陸版即將不日上市。目前為兩岸多家媒體定期供稿。現為淡江大學陸友會執行秘書,淡江五虎崗社吉祥物,淡海青年陣線幹部。關注土地正義、居住正義、世代正義,堅信提筆寫字和彎腰做事同樣重要。
轉寄好友
Forward
聯絡我們
Contact us
我們誠心歡迎更多的筆陣一起來為兩岸三地的議題發聲
本次更新時間:2015年1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