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軍士兵洪仲丘在臨近退伍前,因攜帶具有照相機功能的手機和MP3隨身碟,被關禁閉7天,因過度操練導致熱中暑,造成多重器官衰竭不治,引發臺灣島內各界高度關注,雖然台軍在隨後不久便祭出兩波懲處名單,臺灣軍檢也在一個月內便偵結此案,將涉案的18人起訴,並提請依法從重量刑,台防務部門負責人高華柱也請辭負責。不過,這並未消減民眾的不滿,幾天後,號稱有25萬人之巨的“白衫軍”走上街頭,表達訴求和抗議。在該事件發酵的過程中,臺灣地區領導人馬英九更是二度到洪家致歉和致祭,然而,並未真正起到止血的作用……雖然,該事件現已暫告段落,然而,個中影響卻不容小覷。

其一,洪仲丘事件的發酵,重創了台軍的形象。對於洪仲丘在即將退伍前,為何被關禁閉,普遍說法是,洪仲丘個性耿直,與上司不合,而遭到報復。畢竟,按照台軍的慣例,退伍在即的士兵一般會得到相對的“優待”,除非犯了較為嚴重的錯誤,不然,一般並不會受到加重處罰,而洪仲丘攜帶具有照相機功能的手機以及MP3隨身碟,雖觸犯了台軍相關規則,但還不至於到了被關禁閉的程度。然而,洪仲丘卻因長官借機報復而受到不公的對待,在禁閉期間,遭到“惡整”和嚴酷操練,以及在倒地後,被延誤了最佳搶救時機,最終不治身亡等等,所有這一連串的事情,經過臺灣媒體的熱炒與放大,給外界造成了十分不良的觀感,台軍內部嚴酷對待底層士兵的陰暗面,無疑大大凸顯。

而對於洪仲丘的死因,臺灣軍檢出具的死亡證明,一變再變,從最初的“意外死亡”到“未確認”,再到最終的“他殺”。結論反差如此之大,一方面顯得不夠專業和失之草率,另一方面對台軍檢的公信力,也將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害。並且,對於涉及有助於厘清案件的關鍵監視影帶,卻出現“有錄無影”的黑畫面,這一情形無疑加大了外界對台軍的負面觀感,然而台檢方給出的解釋卻又難以真正令外界信服,它不但起不到釋疑的作用,反而徒增了民眾對於台軍內部“湮滅證據”的疑慮。“沒有真相,就沒有原諒”,台檢方的調查出的“真相”,與民眾心中認定的“真相”,其實已存在較大的差距,再多的解釋,都會被認定為是在掩飾。

另外,在洪仲丘事件中,受到“連坐”的台軍人員人數之多,處罰力度之大,著實令人詫異。台軍的懲處舉動雖在一定程度上有助於消除外界“高官卸責,小兵扛罪”以及“辦小不辦大”的質疑,但從台軍整個因應過程來看,被迫應對的成分居多,在質疑聲日益高漲之際,才逐漸採取這一系列動作試圖設下停損點,其效果已大打折扣,並且在無意中也為該事件的日趨白熱化,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

此外,洪仲丘事件由於其受關注度之大,在某種程度上衍生出了“群聚效應”,先前台軍內部的冤假錯案以及諸多不良不公現象,會被民眾“憶起”,特別是在當事人的家屬出來發聲和抗議之時,更容易喚起這種“群體性記憶”。而在實事上,據相關資料顯示,台軍在近13年裏共有2088人死亡,其中自殺的就有332人,平均每年有26人死於輕生。這其中有沒有較多類似洪仲丘因“不當管教致死”的案例,想必台軍難以撇清。

其二,由洪仲丘事件對台軍形象造成重創,而產生的後續效應值得重視。一方面,對於台軍推行全面募兵制十分不利。另一方面,也不利於台軍軍心的穩定和作戰能力的提升。

在募兵制部分,台軍正準備在不久之後全面實施募兵制,試圖打造一支職業化的隊伍。然而,洪仲丘在軍中被虐死事件傳出,無疑打擊了不少原本有意“從戎”的民眾的信心,他們很有可能因此望而卻步。根據台防務部門在8月下旬公佈的最新徵兵資料顯示,截至到7月底,台軍原本規劃招收28531人,但卻只招到4290人,達成率只有15%。而另據臺灣旺旺中時民調中心在7月中旬所做的民調顯示,如果未來實施募兵制,有超過半數的臺灣民眾不鼓勵親友加入。此外,民進党民代薛淩更是爆料,因洪仲丘事件,她接到不少已報名 志願役士兵家屬詢問“退場機制”。可見洪仲丘事件對於台軍推行全面募兵制已產生了不小的衝擊,至於後坐力有多大,則有待進一步觀察。

在台軍內部,洪仲丘事件造成的影響也不能低估。一方面,反應在心理層面,台軍士兵因洪仲丘被惡整致死,在類似境遇之下,“由人推己”,會有一種“兔死狐悲”的感覺,這對於台軍士兵軍心穩定十分不利。“男憂惡操、女怕性騷”,以及“老兵壓新兵、新兵靠天公”等系列台軍內部傳聞,近段時間頻頻見諸於媒體,可見台軍士兵的應有權益受到的侵犯程度已不容忽視,洪仲丘事件或許只是浮出水面的冰山一角而已。另一方面,因台軍內部亂象頻發,造成軍心不穩,這對於台軍整體戰力的提升將產生不良效用。長期以來,“為誰而戰”、“為何而戰”問題一直困擾著台軍,而在這類問題沒有得到很好解決的情況下,台軍中亂象頻出,各種荒腔走板的事端不斷湧現,勢必不利台軍提升自身的戰力。

其三,由洪仲丘事件引發所謂白衫軍上街抗議的街頭運動值得省思。針對洪仲丘被虐死事件,由於台相關部門的處理不當,而引發臺灣民眾極度不滿,號稱有25萬人之巨的民眾上街抗議。在本次街頭運動中,政黨角色基本隱形,組織運作的主導地位讓位給39名素不相識的網友,他們通過網路串連的方式成功發動了本次遊行。對此,臺灣不少人士將之定位為“新型公民運動”,認為這是“公民運動”的分水嶺。而在筆者看來,本次的街頭抗議行為是否能匹配如此之高的“歷史定位”值得商榷,畢竟其中的促成因素還有待詳究和進一步考證。不過,該次上街的民眾數量之多,動員力度及影響面如此之大,確實很值得反思。畢竟,在臺灣島內,現今由政黨主導的街頭運動以及以各種議題為由頭,要想達到如此規模,確實存在較大的難度。

其四,洪仲丘事件或將成為台軍改革契機。在洪仲丘事件發酵後,各種檢討台軍中人權以及管理機制等的呼聲頻頻出現,對台軍進行改革似乎成為島內各界的“共識”。在8月上旬,台立法機構便火速三讀通過了“軍審法修正案”,將軍中案件移交給一般法院審理,這是台軍在洪仲丘事件發生後,邁出改革的第一步,而對於過去的冤假錯案,台行政主管部門設立“軍事冤案申訴委員會”,並於8月底開始受理申訴,並且台防務部門也準備推動涉及軍中管教、申訴制度、人權保障等方面的13項改革措施,等等。可以預見,因洪仲丘事件在臺灣社會造成的震撼效果,台軍以此為契機進行改革已勢在必行。不過,由於台軍沉屙痼疾積弊已深,這些後續改革措施能否帶來實質性成效,尚待觀察。

End